您的位置: 首頁>員工生活>文學天地>正文
生產服務分公司劉丹散文——退休
發布時間:2019-11-15 15:40:48 來源: 作者:劉丹 點擊:

“收到離休通知,周一去局里辦理手續,一切安好,勿掛。”入睡前我收到了父親發來的微信。

這個月他六十歲了,如無意外,就是要退休了。因我跟他親近,有快樂或憂愁更愿意彼此分享。說句“這么多年辛苦了”,好像單位領導、同仁臨別時說的話。說句:“好呀,不用再挑這幅擔子了”,好像又顯得有那么點牢騷怪話。躊躇了一陣子,最后回了句:“那就好好休息吧。”

父親的確該歇下來了。自打記事起,他與我的關系始于戶口本上那個“女”字以及母親每天嘴里嘟囔的“你爸呀”。他每日朝九晚五,逢著周末,不是加班就是出差應酬,于是很多次的場景便是母親罵罵咧咧的馱著我去公園。我充分體會母親日日操持家事的繁勞,這種繁勞最終化作些許對丈夫和家庭的不解和埋怨。我相信許多家庭都像我家這樣,有一位一心為公,很少著家的父親,一位勤快持家、碎嘴嘮叨的母親,和一個感知關愛,埋頭讀書的孩子。這種愛怨共濟的相處模式恐怕代表了一部分煤礦職工家庭的生活模式,愛才有怨,怨而不棄。

我的一個朋友說,他有一天如往常穿過機場安檢門,看見前面有個父親,脖子上騎著兒子,父親在整理行李,兒子俯下身親吻父親頭頂。那一刻他淚流滿面。一路忙著忙著,孩子已經上大學了,竟然錯過了這些美好瞬間。錢有了,聲名有了,卻丟了兒子的童年。但我父親并不是不在這個家里,相反我從未覺得他在我的成長中有過缺位。他的身影和音聲越是稀罕,他的氣息就越彌散,生活的富足和家庭的成長處處離不開這種氣息:第一臺收音機、第一臺彩電、第一臺冰箱、我考入大學的第一部手機;當我們在餐桌上抱怨人事復雜,父親卻在真實的面對。這些年的日子,深深淺淺,有豐有欠,他的手一直沒有松開過,從童年到中年,女兒一直沒有走出你的掌紋。

在我的記憶中,父親是出了名的急脾氣,但對我格外溫柔。他的教育方式讓現已中年的我很是感激與欽佩。用以一種更豁達和深沉的愛來指引我,給予我童年性格養成強有力的陪伴。求學時,陪我挑燈夜讀,給我分析題解,帶我娛樂活動,與我大侃理想,他嚴肅認真,盡心盡責,亦師亦友;入職時,對我百般‘打擊’,要我少抱怨多干事,要我少銳氣添骨氣,要我明事理敢擔當。擇偶時,和我深夜暢聊,對我尊重袒護,囑我追求幸福。成家時,他最為沉默,那一天所有的照片上只有他的表情最為難看。我和老劉認識30年了,有著相貌、性格的生命之鏈,血液中流淌著一樣的豪情。

最近一次見他,鼻翼兩側有幾道疤痕,原是和孫女玩耍時被抓傷的。我埋怨“你現在是真沒原則,孩子動手打人要及時制止,別總嘻嘻哈哈的一副臉孔,你這能教育好嗎?”面對我這一嗓子和起身要‘收拾’孩子的動靜,他總能比我先一步的抱起孩子走向陽臺,若無其事的背對我與孩子對話,這個時候的我也總意會的作罷,因為我明白,他懷里抱著的不只孩子,還有對我的愛。

我們這一生,幸福的根源在哪里?每個人都沒有深究過。大多數人,都認為忙忙碌碌是幸福的,而生活本身,不允許你閑著。忙著忙著,就忘卻初心了。忙碌,是為了更好的生活。父親退休了,他應該擁有屬于自己的自由和生活,愿他晚景安好。(作者單位:生產服務分公司)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email protected]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起搏器和支架那个赚钱